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表|上海天天彩走势图200期
當前位置:首 頁 > 黨史專欄
>> 來源:
戰斗在呂梁山上
2018-01-30 10:37   瀏覽次數:70 【字號: 【收藏】 【打印】 【關閉】


   1937年我剛14歲,因家中弟兄多生活困難,便由父親作主給山西興縣磁窯溝一賈姓地主拉長工。5月的一天,刨田時因不慎把牛腿砍傷,地主把我痛打一頓后攆走。在回家不能找主無門的困境下,受友人啟發我便參加了劉志丹和賀龍領導的抗日部隊。因年齡小個子矮被編入兒童團當小兵。同年7月抗日戰爭爆發兒童團解散,我被分配在4縱隊19團團部當電話員。1938年冬季太原失守后,4縱隊番號改為12縱隊,我仍在團部當電話員,開始參加與日軍作戰。

   1940年百團大戰時,我八路軍12縱隊在山西臨縣、交城、離石、忻州等地與日軍作戰。這年開春的一天在臨縣榆林溝日偽軍來了1000余騎兵,還有飛機、大炮的配合。我軍有3個團約3000人,武器裝備差,一個排只一挺輕機槍配50發子彈,戰士拿的老套簡、老毛瑟和79步槍,每人只配5顆子彈,還有4顆手榴彈及1把大刀。但這里是山地溝多坡陡,對敵人騎兵作戰不利,我軍熟悉地形,還分散占據著高地,飛機、大炮也難奏效。在戰術上我們打近不打遠,打夜不打白全憑白刃格斗。這一仗從早到晚,一直打了一天,日軍傷亡110多人,我軍傷亡70余人。日軍不甘心失敗,次日又糾集2000多人進行報復。我軍因缺乏彈藥主動撤退到方山蒿子溝。敵人追來了,團長李士德率領部隊上了山,留下7個偵察員和4個電話員在山下執行搜集情報的任務。不料偵察員執行任務時被日軍抓去,而我們幾個卻不知此情,左等右等不見人回來,無情可報心里非常著急。忽然槍聲大作,以為是我軍在反攻,誰知是日軍上來了。我們4個電話員:王培民、李金福、田在子和我來不及撤退,背上電話機就跑。日軍在后面追趕。他們3個人被俘,剩下我一人。我想:追上被俘是死,打死也是死,如果跑脫留條活命還能打鬼子呢。當日軍把我追到一個崖頭時,我把身上背的棉衣、3斤炒面、1把大刀全拋了,只有電話機死死背在身上不放。這崖頭約有2-3丈高,我抱著電話機跳了下去,所幸崖下是黃土,沒有傷著。日軍不敢跳站在崖頭上向我亂打槍。所幸沒有受傷,我便順溝摸索前進,一路上沒有碰見一個人饑渴難當,走到一個飲牲口的臭水坑,爬倒就喝了一肚子,看著北斗星的方位,按照領導所說“如果掉隊在方山集中”的規定繼續前行。我們那時生活很艱苦,平時不穿襪子只穿鞋?所以腳板上老繭總是磨得厚厚的,走起路從來不打泡。不幸這次在跳崖時把鞋子丟了,只能光著腳走,起初還好,走了五六十里路后,腳上的老繭已漸漸磨薄甚至磨到了細肉上鉆心的痛,于是我找了根樹枝作拐杖繼續前行。當到達團部時已是晚上10點了。領導和戰友見我拖著血淋淋的兩只腳一瘸一拐還背著電話機回來時,急忙爭著接電話機,給我洗腳包扎,倒水端飯忙個不迭。又問我脫險情況,我如實作了匯報。

   1942年反掃蕩中,19團多次與日軍作戰,還經常破壞日軍的電話線,每次都勝利歸來。6月下旬的一天夜間,在忻州下三交,我隨團部人員去割斷敵人電話線。我是電話兵,對電話線路還是熟悉的,當我們5個人到達公路邊電線桿時,用所帶斧頭一連砍斷了五六根。這砍法有點特殊,不是從根部砍而是從中間砍,其用意是不但桿子不能再用,還讓鬼子自己去刨根。桿子砍倒后就割電線,剪割電線要用大剪,沒有就用斧頭剁,只是繞線比較麻煩。不過我們5個人一齊動手,一人一捆一會兒就繞好了,迅速帶回交給團部。

   大煙在日軍占領前國民黨早已禁種。華北淪陷后鬼子為了毒害中國人民又解禁。一時間呂梁地區煙花遍地,不但使本來緊缺的糧食進一步緊缺,而且煙民與日俱增,使許多人傾家蕩產,身心受到摧殘。我黨的政策是:堅決禁種禁吸鴉片,我軍堅決執行這一政策。6月下旬忻州地區的煙苗已大部落花,煙骨朵生長茂盛,有的已開始割煙。這么多的煙苗如何除法?那時沒有農藥去殺死,只有用手去除了。作法是每人拿根長槍探條,排成橫行朝煙頭摔打。這樣所有煙骨朵和煙花紛紛落下,煙苗不死不活收煙無望。不一會一塊田就除光了,接著一塊又一塊,直到集合回營。1943年我任團部通訊班長,后來團長調到呂梁軍區,我被下放到一營3連3排7班當班長。19團駐防忻州南村,陰歷8月15晚上6點多,日軍來了300多人向我3連進攻,戰斗非常激烈,一直打到半夜才停止。這次戰斗我們連損失較大,主要原因是缺乏彈藥全憑白刃格斗。戰斗中我把帶的4顆手榴彈剛投完準備拼刺刀時,忽然鬼子一顆手榴彈向我投來,擊中我的腹部,我只覺耳朵嗡的一聲再什么也不知道了。不知過了多久,我清醒后槍聲已經停止,才知部隊早已撤離。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覺全身疼痛,口渴難忍,一摸滿身是血,再摸槍已不知去向。掙扎著往起爬,一看我是爬在一條田埂上。這當兒一個鬼子以為我已經死了,從我身上跳了過去。我一動未動算是混了過去。我想這可能是鬼子在打掃戰場呢,因我傷重根本不能站立起來。為尋找部隊,我忍著劇痛慢慢地一截一截向前爬,爬一陣緩一陣,爬了大約有2里路才碰上擔架,戰友們把我抬回團里。在戰地醫院治療3個月,傷愈后又歸隊抗日。但是至今我的胸部、腹部和屁股上還有3塊彈片沒有取出,尤其腹部的一塊最大。

   1944年12月日軍從忻州往靜樂運送新年物資,有五六十馱,并有日偽軍護送,已經由忻州起程。這一情報被我團及時獲悉,團部立即進行了部署,決定由我3連執行埋伏的任務,主要是消滅敵人,其次是繳獲新年物資。我連共有100余人,于28日迅速轉移到忻州至靜樂交界處的蘆兒河公路邊的一處高地上隱蔽守侯。29日夜2時許日偽軍果然護送著新年物資走來。這天是陰歷11月15日,皓月當空氣候嚴寒對我們打埋伏很有利。我們居高臨下在較遠處就把馱隊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前面有60多名偽軍開路,中間是馱隊,有駱駝、毛驢50-60峰(頭)馱著物資,趕牲畜的不用問都是被強征去的老百姓,后面才是日軍,當官的騎馬,當兵的步行有100余人。我們的埋伏始終沒有被敵人發覺,連部根據敵強我弱的實際情況當即決定:敵人未到達陣地前決不輕易出擊,以免暴露目標,到達時由副連長帶領三排打前面的偽軍,由指導員帶領二排奪取物資,但不許傷害趕犧口的老百姓,由連長帶領人多火力強的一排打鬼子,并且要狠狠地打。當時我在三排,是打偽軍的。不久偽軍過去了,接著馱隊也過去了,只聽一排打響后,我們三排猛撲過去,主要是用手榴彈投擲,把偽軍打得暈頭轉向,各個抱頭鼠竄基本上沒有反抗就被消滅了。排長決定留兩個班繼續追擊不讓偽軍與鬼子會合,剩下我帶的七班被抽去支援一排。與此同時帶領二排的指導員大喊:“老鄉們,共產黨和你們是一家人不要驚慌,我們不打你們;你們把牲口趕好隨我們走,到了團部把貨卸下,連人帶牲口都放回去。誰要不聽我們就不客氣了。”老鄉們聽后果然在二排長的指揮下,趕著牲口朝山溝里走去。二排除留1個班押馱隊回團部外,另兩個班也迅速去支援打鬼子的一排。鬼子很狡猾,他們不去搶奪物資而是一個勁地打一排。盡管他們武器精良占有優勢;但是他們對地形不熟悉,尤其是夜間在零下20多度的寒冷氣候下作戰,顯然對他們不利。鬼子從山坡下向山上攻,十分艱難,攻一次失敗一次。被手榴彈炸死的尸體橫七豎八地躺著,有的還在呻吟,即使這樣鬼子也不撤退。天快亮了,一排及另兩個排的支援人員的彈藥都已快用光了,后勤也沒有補充上,加之連長喬玉懷和三排長犧牲,一排長受傷,再堅持對我們不利。在此緊急關頭我用電話請示劉團長批準撤離,同時團長還讓我代理三排長職務。回到團部(東村),二排已將全部新年物資運回。這次打埋伏我們連共打死日偽軍40人,俘虜日本鬼子1人,繳獲步槍15支,手槍1支及新年物資50余馱。另外在撤離前,我將被打死的日軍大隊長掛在胸前的兩枚烏金佛像、神符及筆記本等物搜獲,回來親自交給了團長。我們連損失較小死7人,傷5人。

   50余馱新年物資開箱(包)一看,有大米、各種肉類、罐頭、煙酒和糖果等,其中有1木箱裝滿文件是日文,團里無人看得懂。隨后團里把這箱文件上交呂梁軍區,經翻譯罷面有一些是機密文件,其價值遠遠超過繳獲的物資,這是后來聽團長說的。過節物資團里除上交一部分,其余全部分配到各營連,我們替日軍過了一個肥年。趕犧口的老鄉團里給予熱情招待,團長還親自講了話,鼓勵他們多作對抗日有益的事不要為鬼子賣命。之后每個人趕著自己的牲口回各自的家園。

   這次打埋伏我立了二等功。


延伸閱讀RELATED REPORTS
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表